鍾祖康

鍾祖康(英文Joe Chung),香港人及挪威人,作家,以批評香港及中國而聞名。佢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出世,曾參選香港區議會,二零零三年同老婆移民挪威

讀書

一九九一年,喺香港中文大學研究院修讀社會學碩士課程

事業

一九七九年魏京生被囚,開始關注中國極權統治制度。

兩度參選黃大仙區議會,一九九四年瓊富選區,一九九九彩雲東選區,落選。當時以民主黨參選。

二零零一年,以文章公開聲援台灣獨立建國,中國共產黨批為「……比台灣島內台獨份子的言論更為囂張」。

二零零三年底,跟挪威妻子移居挪威[1]

之後其著作《來生不做中國人》及《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引起討論[2][3]

觀點

  •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出版,香港《壹週刊》一零四四期,鍾祖康專訪,正當人哋出《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鍾祖康反其道,著書《來生不做中國人》、《中國比小說更離奇》、《中國,你憑什麼?》。他發表其觀點:「中國人發明造紙、但無言論自由,發明指南針,但無航海自由;發明火藥,外國用來建路築隧道,我們造炮仗嚇鬼。高錕發明光纖,中國卻限制上網。」[4]

語錄

  • 「當我在香港這中國人社會的體驗日深,我越看到,中國人即使不是在共產黨奴役下也是大都非常自私、醜陋、無聊和「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的,當中尤以奴隸性最為觸目。」(《來生不做中國人》自序 2007年10月 挪威)[5]
  • 「殖民統治雖壞,但由於中國人的統治更是壞得匪夷所思,所以,基本上任何殖民統治,相對於中國人的統治,都是較可取的。不過,曾經蒙受殖民統治之福的中國人雖已不計其數,但當中肯承認並進而反思何以中國人統治不如所有外來殖民統治的中國人,少得可憐。」(《中國比小說更離奇》自序 2007年10月 挪威)[6]
  • 中國特色的共產黨控制下的教育重點只是洗腦,而不是培養國民獨立思考或監督政府施政。目的主要是方便讓民眾接收政府的命令,認同當政者的意識形態,縱容或原諒當政者的惡行,概言之,都是為培養奴才而設的「教育」。[7]

著作

  • 《向中國低文明說不》(2014年出版)
  • 《來生不做中國人》
  • 《中國比小說更離奇》
  • 《高官廢話公式寶鑑—探討香港社會超穩定的語言學基礎》
  • 《網上搜證寶典—附全球26名校網上資料庫效能測試報告》
  • 《中共的商業談判作風 一個文化心理的剖析》翻譯

  1. 1.0 1.1 "作者簡介". 原著喺2016年8月15號歸檔. 喺2012年7月23號搵到.
  2. 鍾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 | 香港獨立媒體週一,2007-11-19 04:08 — Franklen
  3. 來生不做中國人◎ 鍾祖康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11年1月12號,.《開放》出版社
  4. 壹週刊 - 非常人語 - 鍾祖康 VS中國人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10年5月1號,.香港【壹週刊】1044期專訪 - 2010年03月11日
  5. 原載於《來生不做中國人》,台灣玉山社出版鍾祖康:2007年10月 挪威
  6. 原載於《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台灣玉山社出版鍾祖康:2007年10月 挪威
  7. 《來生不做中國人》自序

#